刚刚过去的2020年,文化产业发展“冰火两重天”:传统文化产业受疫情影响,在寒冬中艰难维持;而互联网新兴文化产业却成为疫情“宅经济”的消费热点。旅游业也经历了疫情冲≡击中的艰难复苏,在挑战中不断发现新机、开创新局。

2021年是“十四五”开局之年,文旅产业将重整旗鼓〓再出发,沿着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绘制的蓝图,重构格局,实现高质量发展,不仅将撬动国民经济←结构的转型升级,也将为“文化强国”建设提供有力支撑。

供给优质产品,促进●国内大循环

当跨越千年的黄鹤楼遇上现代科技会擦出╲怎样的火花?夜色中点亮的黄鹤楼脚下,大鼓、二胡、琵琶奏响勇士曲,5D技术呈现出的飞鸟〒、锦鲤、龙门一一精彩亮相,带来穿越时空的音画对话,为武汉传统文旅地标增添了新符号。几个月来,光影演出《夜上黄鹤ξ 楼》一跃成为武汉新的热门旅游打卡卐项目,为夜间旅游市场打开新窗口。

与此同时,武汉用文旅消费券提振消费信心,经济复苏成效显著。武汉也因此成为文◆化和旅游部、国家发展改革委、财政部公布的第一批15个国家文化和旅游↘消费示范城市之一,为全国的文化消费作示范。从“消费券”到“购物节”,各地因地∏制宜、改革创新、特色发展,探索“新招”,积极培育壮大文化和旅游消费新业态新模式,全面提升文化和旅游消费质量和水平。

文化消费Ψ 与普通商品消费最大的区别是直指精神和心灵,剧场演出、博物馆、视觉艺术、音乐、电影、节庆活动、体育休闲和旅游等,都直接反映居民幸福体验和生活质量。“十四五”规划《建议》中提出“推动文化和旅游融合▃发展,建设一↓批富有文化底蕴的世界级旅游景区和度假区,打造一批文化特色鲜明的国家级旅游休闲城市和街∞区”,就是要满足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新需要。

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,要扩大优质文化产品供给,坚持把社会ζ 效益放在首位、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☉统一,深化文化体制改革,完善文化产业规划和政策,加强文化市场体系建设。在山东大学文化◇产业管理学系主任邵⌒ 明华看来,强调用市场去配置资源,能进︽一步激发全社会的文化创造活力,通过文化精品的消费,最终促〖进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、红色文化的继承弘扬、创新文化的激情迸发。

上∩云用数赋智,顺应数字化大趋势

辞旧迎新,B站的2021跨年晚会成为一个“破圈”的文化现象,一年前首次直播的人气◣峰值就接近1亿,今年人气峰值☆高达2.5亿,“人气爆棚”。最让人惊艳的是,今年的舞台上,昆曲、秦腔、评剧、川剧、河北梆子、京剧等传统元素与当代舞美艺术融合,不拘一格,大胆创新,展现“Z世代”数字文娱的创①造力。

新生代在互联网大潮中乘风破浪,传统文化机构也随机应变,纷纷上云、用数、赋智,加大→新媒体、年轻化传播。在疫情♂冲击下,线上演出成了传统演出行业不约而同的选择。从最初筛选“库存”影音资料播放到主动推出全新作品※※,线上演出逐步转型,成为艺术机构逆势而上的全新突破点。疫情期间,中山公园音乐堂首先在微信上推↙出了86期“线上音乐会”,还把延续多年的暑期艺术品牌】“打开艺术之门”也搬至云端;国家大剧院的线上直」播成为常态,“4K+5G”的技术提升,使古典音乐、原创舞剧都可在“空中剧场”欣赏,扩大了传播◤的广度,让艺术与观众隔空相伴。

疫情加速了文化产业数字化转型,倒逼传统文化产业在线化、数字化、智能化发展。云展览、云演出、云论□坛层出不穷;出版社变身为数据库;读者画像更精准,数据营销锁定消费①者。随着文化和科技融合成为大趋势,丰富的文化资源构成科技发展的重要内容支撑,科技进步也推动着文化形态和内容更新。为此,“十四五”规划《建议》提出,实施文化产业数字化◣战略,加快发展新型文化企业、文化业态、文化消费模式。

未来已来,内容海量、技术迭代、体验震撼,互联网深刻改变着文化产品的生产和消费,在提升效∴率的同时,重构了商业模式和组织形式。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张晓明认为,全球文化『市场的“最大变数”是文化价值链深度重组,由单一的“管道模式”变为多样的“网络模式”,发展的压力变成转型的动力,求变⌒ 求新的改革发展动能不断积聚;全新的数字生态中,是截然不同的算法、玩法和活法。适者生存,唯有开放思想,广泛合作,才能▼开创共赢之路,放大文化影响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