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小舍得》舍掉了孩子的︾什么

晚上九点多,笔者正沉浸于电视连续剧《小舍得》的剧情中,从楼上传来年轻女主人的吼声:“你咋回事啊?!你怎么∏这么笨!说了多¤少遍了,怎么又¤忘记?!”这不能说笔者八卦,这样的训话,想不听都难。巧合的是,此时,《小舍得》播放◤的正是颜鹏陪颜子悠上网课、检查作业后责骂颜子悠的镜头,与楼上“虎妈”辅导孩子功课的情形,如出一辙,生动上演。

期收视第一、上了热搜的电视剧↓《小舍得》,展现了在竞争压力下,孩ω子和家长、学校与家庭牵绊在教育这根绳上的众生百态。家长的焦虑、升学的无奈、校外补班、再婚家庭、亲子关系等矛盾真实得①让观众血压升高,犹如在普通人家按了个摄像头。

现实中,类似田雨岚、南俪这样用力过猛的妈妈真是太多。在她们的世界,孩子是属于自己【的私有产品,是实现完美人生的重要工具。孩子出类→拔萃、出人头地,胜出或不输于别人家的孩子是她们人生的最高追求、全部意义。正如剧中的台词所言,“子悠今↑天考了一百分,妈妈就跟整了容一样。拿个二等奖回来,妈妈都不用化妆出门了”。为了孩子报上补〖班,为了孩子提高学成绩,为了孩『子碾压对手,她们可以不计个人尊严,不惜高昂代价,不择一切手段。

所有这一切,究竟因何造成∑ ?其罪魁祸首恐怕就在于“分数”二字。

由“分数”二字,笔者不禁联想到了曾经爆红网络的《幼升小的牛娃怕不是爱因斯坦转世》一文。该文说⊙的是,某名校幼升小报名人数8000多人,经过网选、机考、面试三轮筛▼选,最终只录取60人。面对如此令人咋舌的激烈竞争,不要说“田雨岚”“南俪”们坐不住了,即便是“夏君山”“颜鹏”此类心疼孩ㄨ子的父亲,也只有乖乖妥协,并被裹胁其中。

分数,分数,家长的面子,学生♀的命根!一句话道出了眼下“孩子累、家长累、老师累”的真相。

那么,在同◥一起跑线、同等受教育的情况下,如何让自己的孩子获取高分、胜人一筹呢?其唯ぷ一的选项,便是“不按ぷ孩子自己的节奏来”,像田雨岚、南俪动用一切资源、不惜一切手段为颜子悠、夏欢欢争取择数金牌班补名额一样,拼命报班补【课。什么小升初衔接班、英语提高∩班、语文拓展班、奥数初级班、面试强化班、钢琴班、舞蹈班……报了一个又一⌒ 个,既恶补知识,又培训特长,其费用也是“杠杠滴”。在别人未跑时抢跑,在别人打■盹时苦学,尽可能以时▽间换取空间,以体力赢▽得脑力。用南俪的话说“不怕家无学霸,就怕学霸放假”。如此,造成了“到外︻面培训机构学的学生很多,带着整体水涨船高”。

如此,与之相伴的,不仅是家长的劳心费力、钱包掏空,更□ 多的是大量青少年儿童睡眠时间、运动时间的严重不足。据21世纪△教育研究院发布的《我国中小学生“减负”问题研究报告》称,我国中小学生课内外学时间居全球●首位。以2015年为例,学生上课外班的时间大幅度增长,学日上课外班的时间为0.8小时,休息日上课外班的时间为2.1小时,分别是十年前的两】倍和三倍。旺盛的】需求,催生了日益火爆的校外培训市场。据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6年,我国中小学生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,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.38亿人次。这还只是五、六年前◥的数据,今天呢?

少之又少的睡眠时间、运动时间,重之又重的学业负担、精神负担,导致了青少年学生视率、肥胖率以█及心理疾病发生率的急遽▓上升,硬生生把孩子逼到了人生的“死角”,小小年◣纪哪还有天、童真和快乐可言?《小舍得》剧中的颜子悠,在田雨岚“窒息式鸡娃”后,一考试就发烧≡≡、因抑郁去看心理医生,便是明证。

其实,这一教育窘境,在《小舍得》热播前,在今年全国两会召开前后,圈内圈外早有热议。虽说教育行政部㊣门倾听民声,顺应民意,把减轻学生负担、整治校外培训摆到重中之重的位置,主动积极作为,出台减负新规,坚决纠正校外培训机构“超纲教学”“提前教学”“强化应试”等不良◢行为,并对孩子的睡眠时间作出严格规定,不可谓不用心,不可谓不尽力。但家╳长们并不买账。据笔者走访、调查,持有“谁不希望孩子ξ有玩的时间,但玩能玩出分数、玩出名校吗?”“只有分数是实的,其他都是虚的”“吃小灶♂的和吃大锅饭的能一样吗?”“别人家的孩子补了,我家的孩子能不补吗?”等想法的,在受访的家长中占了绝大多数。在他们看★来,孩子自出娘胎之日起,就必须“步步为营,容不得半点大意”(田雨岚语),上不了好初中,就上不了好高中;上不了好高中,就上不了好大〓学;上不了好大学,就找不到好工作。一环套着一环,哪一环都∑不能掉链子。

是啊!当分数意味着名校、意味着未来的时候,面对别人家的孩子报班补课,再开明的家长都不可能安之若素、泰然处之。于是,伴随着教育主管部门、学校减负措施的落实,校内←不留作业,校外留作业;校内不分班,校外分重点;校●内不考试,校外考考考;校内不竞赛,校外大比拼……学校减负@了,校外紧跟着“加负”!

这实在是教育的一个〒困局。

“放过孩子!”岂止是“夏君山”朝“田雨岚”怒吼的一句台词,更是国人对时下教育生态的呐喊。今年两会期间,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学校长唐江澎说:“学生没有☆分数,就过不了今天的』高考。但如果只有分数,恐怕也赢不了未来的大考。”但愿这句话◥能让更多人听到心里。如何把孩子从分数中解救出来、把家长♀从焦虑中解脱出来,是到了该好好梳理、好好探索、好好实践的时候了。(记者 丁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