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前,中国人民银行相关人士“一锤定音”,将第ξ三方互联网平台存款定义为“无照驾驶”的非法金融活动。支付宝、腾讯理财通、京东金融、度小满金融︻等多家互联网平台则纷纷下架相关产品。

互联网存款产品是银行通过第三方互联网金融平台销售的存款产品,产品和服务来自银行,购买渠道和窗口来◥自平台。

除了少量的大型银行存款产品外,多数交由互联网平台销售的产品都来自地方中↘小银行甚至村镇银行——说白了是因为,中小银行网点少,有业务没渠道,互联网平台有流量没业务,二者“一拍即合”,就形成》了这种看似“创新”的产品。

借助互联网平台的流量优势,部分中小银行存款规模快速增长,有的银行平台存款规模甚至占其←各项存款比重达83%,而且异地存款占绝大部分。

整体来看,通过平台销售的存款产品,全部为个人定期存ζ款,以3年、5年期为主。3年期利率最高为4.125%,5年期最高为4.875%,均已接近或达到全国♂自律定价机制上限。近半数产品的起存金额仅为50元,且均可提前随时支取。

这么高的存款利率,为什么被定义为“无照驾驶”?存在哪些』问题?

高息巨额揽储给中小银行带∑来高风险

由于“50万元内存款保险保障”的规定,50万元以〓内的存款都是安全、可全额兑付的。那么按常理来说,我们在互联网平台上购买存款产品,就不会太在意产品来自哪家银行、这家∏银行经营水平如何,而是按利率从高到低排序,直接买最高的。

这样一来,储户对银行的黏性㊣ 很低,一旦发现别家银行利率更高,理论上可以随时提款走人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储户“潇洒”了,却给中小银行的╲风险管理留下“一地鸡毛”。

有多大能力做多大事,中小银行的资产配置能力一定程度上是比不过大型银行的。通过互联网▓平台“导流”,大量存款资金突然》涌入,还背负着高额存款利率。

为ξ 了兑现高利率,中小【银行必然要追求高收益资产,匹配高风险项目,导致资产端风险增加。这时,如※果再出现储户大量挤兑撤资,那么风险不言而喻。

地方法人银行跨区域开展业务

通过互〓联网平台,不少城商行、农商行将存款业务拓展到卐了全国范围,已成为“全国性银行”。这与中小银行立足于当地、服务中小微企※业的市场定位存在偏差。

同时,中小银行跨区⊙域经营也有违规之嫌。此前银保监会就曾针对各地农商行发布意见,要求农商行▅严格审慎开展综合化和跨区域经营,原则上机构不出县(区)、业务不跨县(区)。

跨区域经营既不利于各地监管,也增加了风险的外溢性和处置难度①。毕竟,设立全国性商业银行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10亿元,而城商行和农商行仅需1亿元和5000万元,这十倍、二十倍的差距决定了其ζ 风险抵御能力完全不在一个级别】㊣ 。

通过分段付息等方式变相抬高存款利率

部分银行通过缩短付息周期或发放加息券、现金奖励等○方式,变相提高了互联网平台存款产品利率,直接突破了利率自律定价机制上限。

例如,某银行5年期定︾期存款产品,每3个月为一个付息周期,利率高达4.1%,而3个月定期存款基〗准利率仅为1.1%。这种做法扰乱了存款利率市场机制。

由于存在种种风险隐患,在监管¤部门的表态下,互联网存款产品已经纷纷下架。对此,各平台给出的反馈基本一致——产品下架后将只对已购买产品▆的用户可见,已购买相关产品的用户不受影响。

同时,多家■平台也表态,将有步骤、有秩序地调整存量用户,严格落实监管政策。

央行相关人士此前ㄨ表示,要严格规范互联网、APP等数字平台涉及金融产品和服务的各类行为。对已发生的№违规行为,严查重罚,不可一关♂了之、一停了之。

后续是何走向,拭目以待。